您好!欢迎您来到祁门县人民医院官方网站!

天使在身边 , 120 在路上

发布日期: 2016-06-04点击量: 1970 次

             天使在身边 , 120在路上

                 急诊科   廖美娟

一杯清茶,袅袅飘香,凭窗而坐,听夜雨敲窗。空间的音乐在耳边缓缓流淌,滴滴答答的雨声合着夜色直击我敏感的小心脏。思绪如午夜的精灵开始飞舞,肆无忌惮。

有这么一个地方,寒冷与温暖交织,无奈与希望同在。有时生命绽放出最美丽的花朵,有时死神却也悄然而至。重生的笑颜 ,绝望的哭泣,冒失与严谨,沟通与隔膜,称赞与谩骂,平和与撒泼,几乎所有的情感状态都能在此碰撞。这就是急诊,一个我工作了近五年的地方!

如果说医院是一个生与死较量的战场,那么急诊科就是这个战场最激烈的前沿,护士们就是那些冲锋陷阵的勇士。科室永远是喧嚣的、热闹的,护士的脚步永远是匆忙的、快速的。我们苦在其中,乐在其中,凭借着对生命无限的敬畏和尊重,凭借着当初在医学院对着心目中的南丁格尔许下的誓言,许多人把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人生时光都奉献给了这个与死神较量的竞技场。我们每天的工作除了承受繁重的抢救任务,还要不时承受经常上演的室内情景剧——人间的喜怒哀乐、人间的生离死别!

有人说,这里的工作最脏,不是接车祸,就是接外伤。是的,这就是急诊;有人说,这里的工作最累,吃饭不定点,困了不能睡。是的,这就是急诊;还有人说,这里的工作没有四季,面对生命,春夏秋冬都要坚守阵地;这里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只要有人求救,哪里需要哪里去。是的,这还是我们急诊。多少个危重病人从这里走出去我们没有计算过,有多少个因伤势病情严重而消失的生命让我们束手无策我们也没计算过,我们唯一记得的是病人康复时眉间展开的笑颜和家属万般欣慰的笑脸。对于急诊科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赢得了时间,就等于赢得了一份生的希望!

记得那是一个很平静的上午,急诊科难得的空闲时光,就在大家这难得的喘息时刻,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汽笛声,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原来是兄弟医院送来一个口服有机磷农药自杀的病人。我们护士第一时间用手推车接下了病人,医生也闻讯而来。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妈妈,其家人不知道她具体的服药时间和量。此时病人神志呈深昏迷状态,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约1.5毫米,对光反射消失,面色口唇紫绀,喉头痰鸣音明显,嘴角有大量流唌,心跳和呼吸极其微弱。立刻送入抢救室,吸氧、吸痰、开放静脉、心电监护,我们几个护士分工明确,有条不紊。就在准备洗胃的时候,病人心跳呼吸骤停,暂停洗胃,立刻行胸外心脏按压,人工气囊辅助呼吸,静脉注射阿托品及肾上腺素。请ICU主任急会诊,请麻醉科医师紧急行气管插管,一切抢救工作井然有序。气管插管成功,顺利接上呼吸机,很快,病人恢复自主心跳,口唇面色转红润,这一切说明我们的抢救初见成效。ICU科的主任说此病人病情及其危重,需送往市医院。于是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将所需急救药品、器械和病人送上了救护车。在我们的殷殷目光和祈祷中,我们随车的医护人员连同司机师傅开始了与死神赛跑。

也许,在一些人的眼里,我们急诊科的护士 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上班,下班;一样的工作,休息。说起来挺简单,但其实不然,只有在急诊科呆过的护士才深有感触。急诊科的护士真的很不容易,她们肩上承载的是抢救生命的使命与责任。来急诊科就诊的大多都是急、危、重患者,起病急、快、时间紧迫、病种复杂,这就需要我们在短时间里争分夺秒、迅速作出初步诊断,全力以赴地配合医生给予及时的抢救与护理,还要做好陪检陪送工作。有时抢救完前一个危重病人,又会面临下一场紧张的战斗,加班加点也就成了急诊科的家常便饭。

既然是急诊科的护士,理所当然就避免不了出诊,因此,手机也成了我们形影不离的工作伙伴。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朝夕日暮;不管是电闪雷鸣,还是风雪交加;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凌晨午夜;哪怕你刚端起饭碗,哪怕你洗澡洗到一半,哪怕你刚刚躺下休息,只要电话响起,我们就要第一时间起程,赶赴生命的第一现场。

2016年2月3号,我值出诊班。其实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晚上,只因雪后初晴,使得这个夜晚显得比较寒冷。凌晨近两点的时候,手机信息铃声在静寂的午夜响起,睡梦中的我条件反射般的爬出了被窝,不用看也知道这个时候收到短信,肯定是出诊信息。飞速的下床穿衣,电话响起:出诊,大旦光田,呼吸困难的。三分钟之后,我、医生、司机师傅衣装整齐的出现在救护车上,在夜深人静、众人皆睡的时候,飞速奔赴生命的第一现场。没有人会预料到此次出诊会出现什么意外状况。深山里头,羊肠小道,陡坡,积雪成冰,路滑。在接到病人返院途中,在一个大陡坡处,救护车受阻无法继续前行。下车与家属用扳手敲碎车轮下的冰块,找茅草、木板垫在车轮下,然后齐力想助推救护车上坡,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看着车内病人痛苦的面容及呻吟,我们真的是万般着急。后来在准备上车去帮病人更换氧气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由于路面结冰湿滑,我一不小心摔了个底朝天。“扑通”的摔跤声在静寂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一旁的医生及司机师傅惊得叫了起来:完了,小廖这下摔坏了。他俩赶上来要扶起我,而此时我腰痛得根本不能站立。我忍着泪叫他们暂时不要管我,让我缓缓再起,并嘱医生帮病人更换了氧气。几分钟后,我慢慢站了起来,试着动了动双脚,还好,能动,除了痛。我心里还暗暗庆幸,应该不会有骨折吧。这时离我们身陷野外已经近一个小时,期间我们电话告知了市120我们的境况,市120已经重新派了救护车来接病人。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中医院的医护人员抬着担架,提着出诊箱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他们解释说,因为积雪路滑,怕出现跟我们一样的意外,所以他们的车子停在了几里外积雪少的地方,他们是走了几里山路过来的。真的是辛苦他们了,好在病人病情一直也都还稳定。我们的司机师傅协助他们将病人抬向他们的救护车,并嘱我不要乱动,等他送完病人再回头来接我们(注:随我们一起出诊的医生白天出诊时把脚也扭伤了,所以行动也不方便)。后来,我们三人互相搀扶着走了十余里山路,到了路况好的地方,再叫我们的二线司机把我们接了回去。回到医院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这趟诊,前后历经五个多小时,好艰难!后来,腰痛难忍,只好去拍了片子,做了CT还有核磁,最终确定骶尾骨骨折。

说多了都是泪啊!当人们进入甜美梦乡的时候,我们却还在寒风刺骨的冬夜里战斗;当人们欢度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候,我们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把握生命的航舵,尽职尽责守在生命的第一线,时刻等待着战号的响起。寒来暑往,除了穿梭在科室,就是颠簸在出诊的路上,留下一路疲惫,洒下一路汗水,还有那不可预知的出诊风险:扭伤、摔伤、车祸、车内处理病人时因紧急刹车造成的刺伤、误伤。谁说我们急诊无用?谁说我们是“运输大队”?我们换来的是病人的安康,赢得的是抢救成功的希望,我们无悔,我们无愧!

无数个动人的场面无法一一枚举,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坚守无法言传,无数个饥寒交迫、出诊受伤无法诉说。今天,再度回首那充满着激情、充满着泪水、充满着欢乐、充满着骄傲的岁月,我心中百感交集。但有一种感觉最为清晰,那就是绝不后悔。还有两天就是护士节了,这是一个举国护士同欢的日子,在这里,诚挚的对所有的护士姐妹们道一声:节日快乐,你们辛苦了,你们是人间最可爱的天使!诚然,我们也不忘“5,12”汶川大地震中那些惨逝的生命,祈祷,默哀。同时向身边所有的人道一声: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没有意外、没有伤亡。如有,请记得拨打我们的急救电话:120——我们会一直在通往生的路上!!!